首页 English 韩文版 日文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东亚动态新观察
关于日本政府的冠状病毒对策与“基本方针”(久保辉幸)
( 发布日期:2020-03-01 阅读:次)

 作者:久保辉幸,男,日本东京人,浙江工商大学副教授

 1.关于“基本方针”传达的重要性

 2月底,在日本的感染者超过了200人。225日,日本政府发表了新型冠状病毒对策“基本方针”。如同这个基本方针中所强调的那样,日本政府和厚生劳动省(相当于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加卫生部)一贯做法是把维持医院的功能放在第一位,并且再三呼吁发烧患者不要随便去医院。120日,中国政府发表人传人讯息时,从武汉来日本的很多游客还在日本旅游,严格来说这个时候日本的“防病毒登陆”措施已经失败了。

 于是,日本厚劳省吸取了武汉因短期出现大量病人,导致医院功能瘫痪的教训。从1月下旬,就开始在日本推行以“日本已发生小规模社区感染”为前提的对策。

 这时虽然信息不足,且新型冠状病毒的特征及感染力不明确,但是很容易就能想象到一定有日本人已经感染了。

图片1.png

 截止123日上午10点武汉封城,从武汉来的很多游客已经到了日本和泰国,在日本到底有多少感染者尚不明确。因此,日本政府不得不设想可能发生爆发性感染,可能导致医院功能瘫痪的状态下该采取怎样的对策。

 先简单回顾一下,1月和2月的日本疫情:

 日本国内第一例确诊患者是住在神奈川县的30多岁男性中国人,他13人在武汉时开始发烧,6日回到日本。因为他吃了退烧药,没有被红外热成像体温检测系统检出。6日当天到诊所看病,9日发烧达到39度。于是,10日到别的医院看病,已经有初期肺炎症状,并住院。医院在14日给保健所做报告,15日晚,国立传染病研究所进行核酸检测,得到确诊。

 第二例确诊患者也是从武汉来的40多岁男性游客。他来日本前,114日已经有发烧,分别在14日、17日去了当地医院,但未被诊断为肺炎。19日入境,20日也到医院,没被诊断为肺炎,然后仍然有发烧和喉咙痛的症状。22日再次到医院才被诊断为疑似肺炎”并住院。24日,国立传染病研究所进行检测,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25日,来自武汉的一名30多岁的女性游客也发烧和咳嗽到医院得以确诊,这是日本国内的第三例。她18日抵达日本,21日晚上开始发烧和咳嗽,到东京的一所医院看病。

 随后,日本国内出现了第一例日本人感染者,他是旅游巴士的司机。这个巴士司机是从18日到11日和12日到16日分两次运载从武汉来的旅客往返东京和大阪之间。14日,他出现畏寒症状,17日去医院看病,但是诊断没有下来。之后病情加重,于25日再次去了医院,在那里首次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之后同车的中国籍40多岁导游因身体不适多次去医院,29被确诊感染。直到1月下旬因为报道了这样的情况,所以,很容易想象到这两名感染者可能会感染到更的多人。但是,在调查了这两名的密切接触者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更多的感染者。然而,1月下旬已经出现了多个发病的确诊患者。要是他们再传染给更多的人,那么等到了潜伏期后(当时普遍认为潜伏期有一周时间)会发病,可能引发传染大爆发。

 1月29日,日本撤侨包机第一次航班到达了羽田机场,不过问题在于酒店实行隔离期间,并未按照每人一间房间来做准备。不幸的是,从同居室的房间里出现了发病者。

图片4.png

 2月3日,邮轮钻石公主号停靠在横滨港。但是,119日开始咳嗽的乘客在香港下船之后,到了21日才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阳性。根据流行病学的调查,了解到新型冠状病毒是在检疫前的约2周内就已经大量蔓延了。从25日开始,以3,711人的乘客作为对象进行14天的隔离及检疫。此后,国内外的新闻媒体持续关注着公主号邮轮,其实病毒已经进入了日本本土,真正需要担心的是陆地上的感染大爆发。

 不过,最近一个月期间,新增确诊患者一直零星出现,没有肺炎患者在某一个地区急增的情况。考虑到日本的人口密度相比中国高2.5倍,日本现状可以说是良好,大体是在 厚生劳动省的预想范围内。但是,感染正在慢慢扩大,感染爆发的危险性依然很高,以后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因此,日本政府发布了基本方针。这个“基本方针对于居住在日本的日本人自不必说,也应让居住日本的中国人充分理解,否则无法实现既定的目标。

 这就好比足球、篮球等球类运动的“防守线战略”,如果其中某位选手擅自决定自己的位置,那么其他选手即使再如何防守得力,也毫无意义。民众如何理解政府的方针,政府如何清晰地向民众传达,是极为重要的。日本国内的媒体理解了这一基本方针传达的关于聚会和体育活动中止或缩小,以及错时上班或在家办公的信息。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的基本方针中文概要

 https://www.cn.emb-japan.go.jp/itpr_zh/00_000469.html

 厚劳省大臣的会见 

 https://www.mhlw.go.jp/stf/seisakunitsuite/bunya/0000164708_00001.html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的基本方针日文全文   https://www.mhlw.go.jp/content/10900000/000599698.pdf

图片5.png

 中国的媒体将日本的状况报道为“日本疫情告急”,但并没有积极介绍关于“基本方针”的精神。另外,也有误解,夸张地报道在日本发生的事情,或者把韩国的状况作为日本的状况来进行传达等,几乎都是谣言一样的报道也随处可见。

图片6.png

 讽刺的是,越是不正确且激动人心的信息,越能获得更多读者。这样的信息,使得在日本生活的中国人,以及让孩子到日本留学的父母关注到了,并渲染着不安。即使是我这个日本人这里,也收到了很多“日本非常危险这样的中文信息,也接到几个留学生家属联系我咨询日本疫情。再者,日本政府官员的记者见面会等视频一般在视频网站发布(例如下面的厚生劳动大臣的会见),在中国很难看到这些视频,重要的信息往往传不到中国国内。希望中国媒体进一步理解日本政府的基本方针,传达正确有益的信息,并积极传达在日本生活的中国人应该注意哪些事情。日本政府认为这两周是快速扩大传染,还是能收敛的紧要关头,在日本居住的外国人的合作是不可或缺的。

 日本雅虎实时更新  https://hazard.yahoo.co.jp/article/20200207

图片7.png

 2.“基本方针”解读

 我的理解是,日本政府的一系列应对原则上是以“无症状感染者的感染力很低”为前提的。症状出现后,进行PCR检查也不迟。确实,在中国有无症状感染者也会传染这样的信息,但是,如果无症状感染者真的有很强的传染性的话,日本恐怕为时已晚。

 假设无症状的感染者具有很强的传染性的话,因为是无症状,所以要发现这样的感染者是极其困难的。于是,无症状感染者一边走在街上,一边向周围扩散传染病毒。这种情况下,除非对所有的人实施病毒检查,否则就无法阻止感染的扩散。也就是说,假设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很强的话,任何对应都会变得无力。

 当然,也有无症状感染者身体状况恶化发病的情况,所以不能完全无视。发病初期的患者PCR病毒检出率也很低,所以对于轻症者及无症状者可能未必需要进行PCR检查。韩国的情况似乎完全相反,韩国有SARSMERS受灾的经验,平素已形成了PCR批量检查的体制,现在能够对疑似症状市民积极做核酸检测,因此新增确诊患者迅速增加。但我相信韩国发挥充分的经验和成熟的措施,是能够控制疫情的。

 日本确实没有韩国那样的预备。所以,在日本多处发生传染病例时,日本的保健所等机构能否承担大批PCR检测才是关键。日本政府貌似对PCR检查不太积极,所以有人批评说那是为使感染人数看起来较低,但我觉得不正确。 我虽然不是传染病的专家,但在大学的毕业研究中有过频繁使用PCR的经验,理解这个原理。另外,大学毕业后,因为就职于进行血液检查等的临床检查公司,所以有实际进行过这样的批量检查经验。PCR检查仍然是耗时间的技术,而且不是做一次直接提交结果,最好重复做两三次,第一次呈阴性,第二次变阳性也十分有可能的。新冠病毒的数量比流感病毒少很多,1/100 1/1000,这让PCR检测更困难。让检测员处理大量样本,压力也大,也影响精确性。在武汉也曾经发生因核酸检测量有限导致新增的确诊患者人数也受到影响。

图片8.png

 从病毒的增殖机制来说,感染人类的病毒在特定的细胞中繁殖,通过破坏那个细胞而增殖(不会像细菌那样分泌毒性物质)。新型冠状病毒是在呼吸器官系统细胞中繁殖,通过破坏该细胞而增殖。因此,会出现肺炎和咳嗽等症状。因为是在呼吸器官系统的细胞中增殖,感染性变强。健康的人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情况下,如果通过免疫力抑制了病毒的增殖,体内的病毒数就会相对较少。所谓的无症状,就是呼吸器官系统的细胞中病毒没有快速繁殖的状态。但是,因为发病的2天前左右病毒的量达到了临界点,所以具有传染性。如果是免疫力充分发挥作用的状态下,病毒的增殖就被抑制了。所以,从病毒的增殖机制来说,似乎可以认定无症状患者的传染力基本上是相当低的。

 即使PCR检测呈阳性,也没有特效药。如果是轻症的话,在注意避免传染到他人的情况下,同时在自家休息(不过,在武汉发生在家隔离后传染给全家人的情况,不能不承认存在较大的风险)。通过此举措,可以将医院的病床为重症患者空出来,以防备传染大爆发的情况。并且,这样可以避免轻症患者都涌向医院要求检查,否则会导致由于需要检查的人数太多出现试剂不够的情况。在武汉也发生过因检查数量庞大来不及检测的情况。另外,政府付出巨大的成本做PCR检测是不明智的。比起PCR检测技术,我更期待尽早开发像流行性感冒一样在医院的检查室就能简单检查的简易检查套件,这比开发抗病毒药更重要。日理化学研究所和神奈川县227日宣布,他们所研发的SmartAmp法可以在新冠状病毒上运用。SmartAmp法检测的敏感度高,这样检查时间从PCR的两个多小时,缩小到10-30分钟,能够大幅下降PCR检测的负担。这个方法早已运用到流感。

图片9.png


 在医院里,除了新冠病毒感染者以外,还有很多因各种各样的疾病,以及需要紧急实施手术而感到困扰的患者。这些人的生命也需要救助。因此,日本政府发表的基本方针”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出现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希望不要跑到医院去,而是首先要观察情况。

 这是日本政府再三恳求民众的最重要的一点,与中国国内的对策完全不同,因此,请务必注意。中国也有“日本连抄作业都不会”等批评,但如上所述,日本采取的措施本来有许多与中国不一样的地方。

实际上,在日本传染病学会的演讲中,介绍了很多中国游客在日本身体不适,怀疑感染新冠肺炎而去医院的案例。如果在日本出现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下,在去医院之前,应该先打专业的咨询电话。如果您会日语的话,请联系各都道府县的新冠肺炎感染症状相关的电话咨询窗口。https://www.kantei.go.jp/jp/pages/corona_news.html)。  

 例如,在东京都可以拨打电话号码03-5320-4509。如果只懂中文的话,可以联系日本政府旅游局的中文呼叫中心,电话号码为050-3816-2787(http://www.mlit.go.jp/kankocho/news08_000311.html)。

 其次,请控制不必要不紧急的外出,避免去人群密集的环境。有咳嗽和打喷嚏时,要以自己可能是感染者为前提,频繁地适当处理,勤洗手。所有居住在日本的人们务必需要遵守这样的“基本方针

图片10.png

 3.关于厚生劳动省与邮轮的对应

 以上阐述的是关于厚生劳动省发表的基本方针。虽然有风险,但我认为是妥善的对策。

 1月下旬,我很担心的是关于日本的厚生劳动大臣的资质问题。厚生劳动省,就是类似中国的原卫生部与劳动社会保障部合并那样的组织,是这次的新冠病毒对策中最重要的日本机构,其领导人是厚生劳动大臣。这样的日本大臣(阁僚)是安倍首相选定并任命的,不过,那个基准是存在隐患的。现任的加藤厚生劳动大臣原来是经济学部毕业的,医疗政策好像不在其专业范围内。

  那么,为什么这样的人成为大臣人选呢?我想说明一下这个背景。日本的都道府县知事(相当于省长)、市长是民众直接投票选出的“直接选举制”,就像韩国、美国、法国的总统那样,权限较大,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跟上级抗议。最近,神奈川县知事也在媒体严厉谴责日本政府,说邮轮的问题是由神奈川一县承担,国家不作为。与此相反,首相人选不采用直接选举制。


图片11.png

 日本的政治是采用英国式的议会内阁制。被称作众议院的议会来选出日本首相(内阁总理大臣)。在议会内阁制当中,众议院中议席最多的政党(现在是自由民主党)拥有选举首相的权力。于是,在那个政党中会形成派系,发生斗争。同时,国会议员以成为各省厅的大臣为荣,因此首相从自己的派系和友好的派系中选出议员作为大臣。这种体系的缺点是,选出的大臣比起其能力,反而对派系作出的贡献度更重要。因此,缺乏专业知识和素质有问题的人经常被选为大臣。

图片12.png

 而且,为了给更多的议员成为大臣的机会,会频繁更换大臣。最近的大臣交替是去年9月进行的。不久,新任的经济产业大臣菅原一秀议员由于选举中的不正当行为于1025日辞职,次月河村克行法务大臣也因选举相关问题而辞职。因为选出这样大臣的是安倍晋三首相,所以安倍首相产生了错误任命大臣的责任,这叫做任命者责任。第二次安倍内阁成立的201212月以后共计有10位大臣辞职(其他8位分别是小渕经济产业大臣,松岛法务大臣,西川农业大臣,甘利经济产业大臣,今村复兴大臣,稻田防卫大臣,樱田奥林匹克担当大臣)。


图片13.png

  关于日本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对策,很多人都批评加藤大臣。我当初也很担心加藤厚生劳动大臣的能力。但是,仅从这一个月的情况来看,我觉得应对得还好。

  针对PCR检查阴性的邮轮船上人员,加藤大臣以他自己的责任决定允许他们利用公共交通工具这一事件,受到了大量的批评。不过,我不认为这是错误的决策,只是在下船的时候提出无感染的证明有些笨拙(因为船内隔离开始后明显在船内发生传染,检测阴性不能成为100%没感染的证明)。

  关于日本政府对邮轮采取的对,国内外也提出了很多批评。厚生劳动省职员检疫官有多人感染的情况,以及船上人员的感染在检疫后期有若干增加的趋势,从下图看,很难说是成功。

图片14.png

  但是,在有较多狭窄通道的船内检疫,效果很明显。以下的图表是截止到19日的检查状况,检查对象累计在12日以后激增,其结果显示阳性数量在增加。

图片15.png

  邮轮钻石公主号于2020120日从横滨港出发,途经鹿儿岛,香港,越南,台湾和冲绳,23日返回横滨港。出发前一天(19日)开始有咳嗽的乘客从横滨乘船,125日在香港下船。在船上洗了桑拿,在餐厅取餐吃饭。之后,他于30日发烧,21日在香港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即使那时,船内也没有采取对策,而是像平时一样进行了自助餐和表演。23日抵达横滨港。当时只有几个人在诉说发热的症状这样的信息。2天内,所有乘客的健康检查都由检疫官进行,为了对有症状的人以及其密切接触者进行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查,而采集了样本。根据25日的检查结果,确认了新型冠状病毒阳性者,当日上午7点开始对邮轮实施检查,此时邮轮上共有2666名乘客,1045名乘务员,合计有3711人乘船。

图片16.png

  2月5日的检测是对感染风险较高的乘务人员进行的,结果在30个检查样本中10个呈阳性,这天的比例最高。其后每天只能检查几百个样本,花费了十几天才完成PCR检测。期间增加了每天的检查量,由于检测总数增加,在后面检测出阳性的新增船上人员人数也随之增加。最后,对合计4,061人次进行核酸检测(包括多次进行核酸检测的情况),其中705名呈阳性(其中无病症感染者总计392名)。多半的感染者无症状。

图片17.png

  潜入船内揭露内情的岩田医生也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记者见面会(220日)上说:看了感染研究的数据,了解了5日以后船内的乘客基本没有发生二次感染。确实,从统计来看,5日之后船内隔离有了一定的效果。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记者见面会上,他还说船内没有传染病专家。但是,让岩田医生潜入船内的人就是在船内指挥检疫的高山义浩医生,也就是在冲绳县立中部病院感染症内科工作的一位传染病专家。我认为,岩田医生所讲的话确实需要倾听,有不少赞同的地方,但他话中偶尔有些矛盾。另外,岩田医生始终认为口罩根本没有预防能力,并发表了无感染者不需要戴口罩等比较极端的观点(可以参考推特发言等)。所以,这些应当是一个专家的意见,不是专家们普遍的看法。希望大家听取更多专家的意见和看法,冷静看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