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韩文版 日文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东亚动态新观察
金正恩的决策过程
( 发布日期:2020-06-01 阅读:次)

金正恩作为金正日的继任者,其准备时间仅有4年。相较于其父亲有近30年的准备期来说,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金正日去世后不久,朝鲜就开始了一个决策过程。它是基于一个包含管理和决策过程的框架,为金正恩提供他作为最终决策权威所需要的态势感知,还创造了一个环境,让他能够发展他最终需要的整个领导之间的关系,以巩固权力。


金正恩主要通过以下机构或组织做出决策:

“控制塔”

在金正日时期,“控制塔”(000 Chong Kwal Bon Bu)1这个词进入了朝鲜和韩国的词典。2人们普遍认为,“控制塔”就是最高领导人,最高领导人向党、政府和军队的核心机关提供指挥指示和指导。然而,在2013年,许多平壤观察家越来越一致认为,随着金正日的去世,“控制塔”的角色并不是传递给金正恩,而是传递给张成泽。其在日常国家事务中扮演着一个临时协调员的角色。关于张成泽的日常角色和作为“控制塔”的功能而言,没有多少信息,而是大量的猜测。他的责任似乎集中在确保现有政策(已由最高领导人批准)得到执行,并进行适当的监督和后续行动。他与各政策工作队进行了互动,做出使政策保持正常的决策。为了确保金正恩知晓这一过程,除了军事报告之外,张成泽先收到了来自政府、政党、军队和安全部门的报告。他被允许对这些报告发表评论,甚至与金正恩的个人秘书处合作,来进行优先处理。然而,他不能改变报告中的任何内容。如果需要最高领导人做出决定,要么开展一个新的政策路线,要么消除政策选择,张成泽可能会建议金正恩行动方针,并帮助他通过决策过程。根据许多消息来源,最高领导人报告/批准制度仍然到位。这意味着所有的文件都带有金正恩的签名,而不是张成泽的签名,这是确保最高领导人制度合法性的重要做法。

据悉,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组织指导部担任了“控制塔”的角色,在决策方面起着重要作用。金正日死后组织指导部部长由金敬姬担任。随着张成泽之死,金敬姬也远离了权力中心,“控制塔”的角色大概已经回到了最高领导人的办公室。组织指导部现任部长为李万建。

个人秘书处

2011年12月金正日去世前后不久,金正恩的私人秘书处开始脱离他父亲的机构。这个新的个人秘书处据称与他父亲的秘书处有很大的不同。金正日的个人秘书处被描述为非常庞大,有近300名成员,金正恩的个人秘书处则被描述为更加核心紧凑,不到50名核心成员。然而,其作用、职能和运作方式似乎与金正日的私人秘书处相似。该组织对发送给金正恩的文件进行接收、分类和整理,然后发布指示。秘书处更多的是作为围绕金氏家族政权的第一道防线,因此其成员与金家是紧密联系的,关键的领导人物都是来自金氏家族。

如果金正恩巩固了他的权力,他将能够自己做出决定。但如果没有,金正恩将不得不依靠他最亲密的顾问,与他的个人秘书处合作,制定议程,提出选择,并确保他的决定被执行。

周二/周五会议

据悉,金正日去世后的一周,金正恩开始每周两次与来自朝鲜各政权的高层官员——党、政府和军方官员举行会议。这些会议平均包括20-30人,有时限制在10人以下,似乎有两项职能。首先,他们让金正恩了解整个政权的重要问题。他有机会与直接负责政策执行的个人讨论政策。第二,会议允许金正恩发展面对面的关系,这将对他巩固权力至关重要。每次会议前,议程都由金正日的个人秘书处与他最亲密的顾问协商确定。在金敬姬生病和张成泽被处决之前,这次会议很可能包括金敬姬、崔永宁(Choe Yong nim)(或朴凤柱)和张成泽。这些人与金正恩会面,讨论问题并决定议程。然后,个人秘书处向与会者分发议程。在每次会议之后,都有一次晚餐,这使得他们可以有一个更轻松的环境来继续交谈和建立关系。应当强调,这些会议不是决策会议。金正恩在这些会议之外做出决定。

周二会议:星期二的会议重点讨论国内和社会问题。朴凤柱可能是主要负责人。崔永宁和朴凤柱都对经济相关机构进行了持续的检查。朴凤柱现在似乎正在积极参与中心的信息收集工作,因此,他将是最高领导人在国内事务上最亲密的顾问之一。星期二的会议包括在党和政府内部有相关和关键职位的人。来自党的定期受邀者可能包括:轻工业、教育、平壤事务、宣传鼓动、总务、人事和财政等方面的朝鲜劳动党秘书,以及相关的朝鲜劳动党部门主任和省级秘书。从内阁和更广泛的政府来看,定期受邀者可能包括:总理、副总理、相关部长、相关最高人民会议领导和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长。

周五会议:星期五的会议重点讨论军事和安全问题,以及特别敏感的外交政策问题,如朝韩关系、中朝和朝美关系。金敬姬(Kim Kyong-hui)作为金氏家族利益的担保人,负责召集这次会议,据报道,她带头在事先的一次私人会议上为金正恩做准备(可能是与张成泽和金格植)。星期五的会议大概包括中央军事委员会、国防委员会和内阁的高级官员。星期五的会议,比星期二的会议更多,也可能发生在一个更小的环境里,这取决于所讨论的问题的敏感性。

金正恩将这些会议作为他从“控制塔”渠道收到信息的替代来源。这些会议也可以作为金正恩绕开摄政者,接收建议和讨论政策的场所。这种循序渐进的教育对于金正恩发展他需要的广泛知识至关重要,他需要了解决策过程和掌握影响这一过程的杠杆。

正式领导机构的角色

朝鲜正式领导机构的作用是有争议的。在金正日生命的尽头,他试图复兴这一正式领导结构,特别是在党内,以便给他的继承人建立其统治的工具。金正恩利用党和国家的正式领导机构来促成决策,通过这些机构赋予其决定在更广泛朝鲜领导层中的合法性。

(党)政治局:朝鲜劳动党政治局(正式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是朝鲜劳动党的最高领导机构。党的章程第二十五条规定:“党中央政治局及其主席团在全体会议之间代表党中央组织和指导一切党的工作。中央政治局每月至少召开一次会议。“中央政治局在技术上负责管理和协调党的政治活动,以及商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之间的事务和政策(严格来说应每六个月举行一次)。根据党的章程,政治局必须每月开会一次。

媒体以及脱北者的信息表明,政治局在人事管理和宣布中央委员会会议方面发挥作用。这是宣布官方决定的喉舌。也就是说,政治局不是一个决策机构。它对一些提供给金正恩决策过程的问题进行研究。政治局还为金正恩统治的合法性创造了一个场所,使其政权能够展示正规化的程序。最后,该组织是一个由许多老政治家组成的机构,被用来在全国乃至在权力内部施加强大的政治影响。

国防委员会(现为国务委员会):在金正日的领导下,国防委员会成为国家的领导机构。1998年的宪法将国防委员会定义为“军事的最高指导机关和军事事务的管理机关”,2008年金正日中风后,建立了一个强化的官僚机构,包括一个政策办公室和秘书处,以支持国防委员会的运作。虽然该机构没有举行正式会议,但金正日就特定问题与个人进行了接触,然后做出决策。并且指派成员负责和监督特定政策。因此,国防委员会与其说是一个决策机构,不如说是一个执行政策的场所。这些政策指导的界限载于宪法第109条,概述了国防委员会的责任:

——确立国家贯彻先军革命路线的重要政策

——指导全国武装力量和国防建设工作

——监督国防委员会委员长的命令和国防委员会的决定和指令的执行情况,并制定相关措施

——撤销违背国防委员会主席的命令和国防委员会决定及指示的国家机关

——建立或者废除国防部门的中央机关

——设立军衔,授予高于一般级别军官等级的军衔。

中央军事委员会(CMC):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在向金正恩移交权力方面发挥了特殊作用。在2010年的第三次会议上,金正恩的唯一领导职位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副委员长。根据党的章程,中央军事委员会指导朝鲜人民军队的党的活动,由党的总书记担任委员长。根据朝鲜劳动党宪章第27节,中央军事委员会“讨论和决定”党的军事政策和执行方法;组织加强军事工业、人民民兵和所有武装部队的工作;指导国家的军事建设。根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告,2013年8月25日中央军事委员会会议:讨论并决定了按照当前形势和人民军队现状的要求,以各种方式提高革命武装力量作战能力和提高国家防御能力的实际问题。

根据一些报告,中央军事委员会和国防委员会的决策是同时进行的,以确保“军队服从党的领导”。如果是这样的话,决策很可能不发生在中央军事委员会内部,但该组织起着协调和促进作用,决策是由更高的指挥链组成的。其成员由关键的军事和安全领导人组成,从而确保在中央军事委员会名义下发出的命令在全国国家安全机构中得到最大限度的推广。与国防委员会一样,中央军事委员会是否定期开会尚不清楚。



本篇文章出自“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温琪编译自美国海军分析中心(CNA)以及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分别发布于2014年3月和2017年4月的两份报告。题目分别为North Korean Leadership Dynamics and Decision-making Under Kim Jong-un以及Understanding the North Korean Regime。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