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韩文版 日文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东亚动态新观察
南中国海问题恶化 日本一步步成为最大赢家(?郑永年)
( 发布日期:2015-10-15 阅读:次)

南中国海问题恶化 日本一步步成为最大赢家?

20151013 08:48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主任。

针对南中国海问题日益成为中美关系发展的焦点这种局势,作为南中国海问题主要角色的中国,需要特别小心,理性地来处理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不仅有可能和主权争议国家发生冲突,更有可能和美国发生冲突。中国必须具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应对各种可能发生的问题甚至危机。政策工具包括内外部政策的调整。从目前局势看,中国至少必须注意如下几个领域的问题,也可以在这些领域有所作为。

第一,中国对东南亚国家行为的反应应当有所节制,保持理性的态度。

在东南亚国家看来,中国有些方面的做法经常缺少大国风范,因此很难确立人们对中国的大国认同。例如对菲律宾的态度。菲律宾所做的,尤其是其总统所做的,并没有得到很多东南亚国家的认同。相反,菲律宾的行为往往和东盟(亚细安)其它国家不合拍,人们对菲律宾多持有批评的态度。不过,每当菲律宾挑衅或者抗议中国的时候,必然遭到中国各个方面的口诛笔伐,很多超出人们可以接受的程度。中国的一些人和机构往往把国内骂人的方法带到国际社会。这就产生了很多相反的效果。很多东南亚国家都会同情菲律宾,而不管菲律宾有多大的错误。在国际社会,人们总是同情弱者的。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关系中,中国是大国,而其它都是小国。这本身决定了中国在软力量方面处于不利的地位。这就说明了,中国如果要在东盟国家获取任何软力量,对小国的一些反应必须有所节制,要有理性,要思考自己的反应是否会走向反面。实际上,在很多方面,大国对小国是不需要任何形式的口诛笔伐。世界上只有小国和弱国对大国和强国的民族主义,而不是相反。当然,这并不是说,在和东盟国家打交道时,中国就不需要媒体战了。恰恰相反,中国要在媒体战场加倍努力。如本栏曾经所分析过的,现在的局势就是从前无声的私下外交的产物。中国所需要的不是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叫骂,而是基于经验证据之上的理性论辩。有关人士和机构的叫骂,当然并非外交系统所能掌控的。这意味着,中国需要内部的协调。如果民间的情绪不能掌控,政府系统的情绪必须得到管控。

第二,中国可能不得不接受南中国海问题已经高度国际化这个事实。

理想地说,中国-东盟关系就是中国和东盟国家双边之间的关系,和域外的其他大国没有多大的关系。但现实已经不是这样了。东南亚国家和美国一直具有紧密的关系,美国和一些东盟国家更有同盟关系。如果东盟小国感觉到来自中国(或者其他国家)的压力或者威胁,这些国家很自然就要邀请域外大国来干预(或者如一些东盟国家所说的平衡)。也就是说,东南亚国家需要美国。实际上,即使没有中国,一些东南亚国家也仍然需要美国。东南亚的情况非常复杂,并非中国所能解决的。至少有几个问题和中国无关。

文化、种族和宗教问题。

首先是文化、种族和宗教问题。东南亚是多文化、种族和宗教地区,不同文化、种族和宗教之间也经常处于紧张状态。为了安全,一些国家需要域外大国即美国在本区域的存在。一旦遇到危机,他们可以依靠美国的力量来管控局面。

第二,越南问题。越南在历史上一直具有扩张的野心和行为,这种行为不会因为越南成为东盟的一部分而消失。要遏制越南,东盟也需要其它域外大国的存在(实际上包括中国)。

第三,印度尼西亚问题。印尼历来是东盟的老大,历史上也曾经对其它国家构成外交压力甚至威胁。所有这些因素证明了域外大国存在的合理性。对中国来说,不要把美国的存在的方方面面都视为是针对中国的。如果是那样,就很难处理好和东盟国家、和美国的关系。

第三,中国应当避免南中国海问题,成为日本扩张其地缘政治影响的一个极好国际大环境和机会。

近年来,南中国海问题恶化,日本可以说是最大赢家。日本不仅在东海和中国叫劲,更是利用中国和东盟一些国家关系的恶化,发展自己的地缘政治势力范围。随着日本的国家正常化,其必须追求本身的地缘政治利益。今天,在美日同盟的保护伞下,日本正在追求这个目标。日本的地缘政治利益在哪里?在东北亚,台湾是其选择。一旦民进党掌权,日本会努力发展和台湾的关系。在东南亚,日本正在努力和那些同中国具有主权争议的国家,包括菲律宾和越南发展准同盟关系,也在和澳大利亚、印度、菲律宾等国家结成所谓的民主同盟,来应对非民主的中国。同时,日本和湄公河流域国家的关系也在强化,扩大在那里的投资,增加对这些国家的经济资助。

应当意识到,尽管日本在二战战败,但东南亚国家对日本的看法非常复杂。在一些国家,日本被视为是帮助这些国家赶走了西方列强。在整个冷战期间,当中国成为封闭国家的时候,日本一直在发展和东盟国家的关系。直到今天,日本在东盟的经济影响力仍然非常可观,并不亚于中国。近年来,日本在东盟整体布局,把各种力量整合起来。如果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光专注于美国,忘记了日本,从长远来看,日本必然是赢家。实际上,南中国海问题也有可能演变成中国和日本之争,而非中国和美国之争。这是中国需要理性把握的。

第四,更为重要的是,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中国必须管控美国所具有的那种军事冒险主义。

美国从其涉及世界事务以来,养成了军事冒险主义精神。冒险主义精神一方面和美国牛仔文化相关,另一方面和这种军事冒险主义所带来的巨大好处有关。美国这个国家就是通过冒险主义式的扩张所形成的。自从一战期间进入世界舞台之后,美国几乎没有失败过。和前苏联的军事竞争中,美国不仅赢得了胜利,而且促成了前苏联的解体。中国要关切美国的军事冒险主义,不是胆怯的表现,更不是投降,而是要对此进行有效管控。冷战时期,美苏设立热线电话就是为了管控军事冒险主义。当然,当时苏联本身也具有军事冒险主义精神。更进一步言,中国要管控美国的军事冒险主义,也是为了避免自己在不当心的情况下,被动地被美国拉入军事冲突的轨道。

在南中国海问题有效合作

对中国来说,处理美国在南中国海问题的原则,可以是寻求与其合作。

如同前面所讨论的,因为美国和东盟国家的关系,以及东盟国家对美国的需求,要赶走美国不仅不可能,反而会走向反面,即促成美国和东盟一些国家的关系的更趋紧密。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可以转而尽量寻找和美国的合作点,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不是互相排斥,而是有效的合作。例如海上航道的安全问题。这个问题关乎大多数东盟国家,也关乎美国和日本的利益。直到今天,美国担负着海上航道安全的大多数责任。中国的责任尽管在扩大,但还不足以担负起全面的责任。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在南中国海的存在,对中国来说也并不是毫无好处,中国可以(如一些美国人所抱怨的)继续搭美国的便车。当然,中国也可以创始一些东盟国家都可以接受的区域性倡议,例如渔业协议。在南中国海区域,尽管存在着严重的渔业纠纷,但并不存在区域性的渔业协定。南中国海是世界上少数几个仍然没有渔业协议的区域。不管中国的创始会不会成功,但可以完全改变中国的国际形象。不管如何,一旦承认美国在南中国海存在的现实,类似的合作领域并不难找。

对中国来说,南中国海问题处理得好不好,不仅仅是战争与和平的问题,更是国内现代化建设是否可以持续的问题。

从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今天中国所面临的最为严峻的问题,仍然是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即中产阶级社会)。在这个大背景下,南中国海问题就变得重要起来。人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

第一,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除了内部的创新,中国会继续需要西方技术进口。

如果西方进行技术出口制裁,中国内部的现代化进程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尽管也有可观的技术创新,但从西方进口的技术仍然是主体。这个局面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会得到彻底的改变。也就是说,中国会继续依赖西方的技术从事现代化建设。美国正在就南中国海问题对中国作一个判断,如果美国认为中国正在成为一个侵略性国家,美国必然会带领西方对中国实行技术禁运。要避免美国的这一判断,中国就需要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改变和美国的互动模式。

第二,中国的现代化仍然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

中国在过去30多年取得了巨大的建设成就,这不仅和中国的努力分不开,也和中国所面临的和平国际环境分不开。同时,中国本身的现代化建设,也为国际和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一个和平的国际大环境,仍然是中国可持续的现代化所需要的。实际上,维持国际和平乃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主要国际责任。在这方面,中国应当加大努力,使得中国的维持国际和平的责任,不仅体现在行动层面,而且更重要的是要体现在中国的国际话语体系中。从长远看,中国必须下大力气打破美国西方把持的西方是和平的使者,而其它国家是破坏者的国际话语体系。维持南中国海和平,必然有助于中国确立国际和平话语体系。

中国应当避免南中国海问题,成为日本扩张其地缘政治影响的一个极好国际大环境和机会。近年来,南中国海问题恶化,日本可以说是最大赢家。日本不仅在东海和中国叫劲,更是利用中国和东盟一些国家关系的恶化,发展自己的地缘政治势力范围。

Copyright©2015 浙江工商大学东亚研究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名冠电子商务
地址:浙江省杭州下沙高教园区学正街18号 邮编:310018 联系电话:(86)571-28008393 浙ICP备05073962号 浙公网安备33011802000512号